找律师咨询先上优律师网

免费咨询法律问题、推荐专业律师

为你推荐专业律师

点此填写你要咨询的问题

刑事辩护

郭某仲伪造公司印章罪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9-10-09 来源: 浏览:113

  审理法院:

  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宁0104刑初510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

  裁判日期:

  2017-10-18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审理经过

  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检察院以银兴检公诉刑诉(2017)第40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郭某仲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合同诈骗罪、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于2017年6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7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艳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郭某仲及其辩护人秦华到庭参加诉讼。2017年10月18日,本案报请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伪造公司印章犯罪事实

  2014年的一天,被告人郭某仲为了在其承揽的丽子园工程中方便使用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便伪造了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该伪造的印章被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姚某某发现,后被姚某某收回,并销毁。后郭某仲为在银川市滨河新区宁夏新工业学校的有关工程中使用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其再次伪造了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

  二、合同诈骗犯罪事实

  (一)2014年11月3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被害人石某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以交纳工程保证金为名,要求石某给其打款50万元,石某于2014年10月31日、11月4日、11月5日在银川市兴庆区建行北门支行等地向郭某仲的建行卡内打款共50万元,后郭某仲将该部分钱款用于归还债务等。

  (二)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被害人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以交纳工程保证金为名,要求刘某1给其打款30万元,后刘某1于2014年11月26日在建行银川市庆丰街支行向郭某仲的建行卡内打款30万元,后郭某仲将该部分钱款用于归还债务等。

  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事实

  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后刘某1带领工人进场施工,2015年8月该工程因项目审批手续未完善停工,造成7978020元工人劳动报酬未支付,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郭某仲支付,其仍不支付。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郭某仲的行为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合同诈骗罪、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定罪量刑。并提交了证实被告人犯罪的常住人口信息等书证、文件检验鉴定书、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郭某仲的供述和辩解等相关证据。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郭某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伪造公司印章罪的罪名及事实均无异议,表示自愿认罪;对指控的合同诈骗罪辨称,石某和刘某1均已进场施工,在施工过程中因为土地手续不全而被政府下令停工,其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对指控的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辨称,是农民工索要1500万元,此数字是单方核算的,所欠农民工工资不到100万元。

  被告人郭某仲的辩护人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伪造公司印章犯罪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郭某仲具有自首情节;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合同诈骗罪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新工业学校建设项目真实存在,郭某仲与新工业学校合作投资关系真实存在,刘某1也实际进场开展施工行为,郭某仲收取石某、刘某1保证金是正常的民事法律关系,其主观上没有故意占有的目的,郭某仲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本案所涉及工程的结算及付款主体应当是新工业学校,公诉机关指控郭某仲的行为造成7978020元工人劳动报酬未支付,但其举证却又相互矛盾,根据价格认证,涉案工程价格认定为636万余元,公诉机关的举证没有从636万元中区分出应付劳动报酬的金额,指控的金额没有事实依据,不能证实郭某仲犯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3年底,郭某仲挂靠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招标承建隆光丽子家园B区工程,为在施工过程中方便使用该公司印章,便伪造了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印章,后该伪造的印章被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姚玉兰发现并收回、销毁。后郭某仲为在银川市滨河新区宁夏新工业学校的有关工程中使用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再次伪造了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

  2016年3月1日,被告人郭某仲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其伪造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印章的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被告人郭某仲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无异议,并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经法庭质证、认证的证明、文件检验鉴定书、证人证言、被害人姚玉兰的陈述、被告人郭某仲的供述及常住人口信息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合同诈骗犯罪:

  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7日,宁夏新工业学校与银川市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签订入驻银川滨河新区国际科教城建校框架协议,宁夏新工业学校在银川滨河新区建校,办学方式为自筹资金。2014年4月,宁夏新工业学校与宁夏轻工业设计研究院签订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宁夏新工业学校委托宁夏轻工业设计研究院对宁夏新工业学校滨河新区新校区项目进行工程施工图设计,并支付设计费12.84万元,宁夏轻工业设计研究院将设计图纸交给新工业学校副校长丁某某。2014年7月,宁夏新工业学校与宁夏工程物探勘察研究院签订建设工程勘察合同,要求宁夏工程物探勘察研究院提供满足设计要求的岩土勘察参数,并支付勘察费8.8万元。2014年12月15日,宁夏新工业学校与宁夏大辉建设监理有限公司签订协议书,宁夏新工业学校委托宁夏大辉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对新工业学校工程进行监理。2014年11月27日,安某某以新工业学校的名义与郭某仲、杨某1签订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就共同投资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达成协议,新工业学校(安某某)占出资总额的40%,郭某仲、杨某1各占出资总额的30%。郭某仲随后以他人的名义向新工业学校账户上转款30万元,安某某以宁夏新工业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名义向新工业学校账户上转款40万元,杨某1未转款。2014年11月3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石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以交纳工程保证金为名,要求石某给其打款50万元,石某分三次向郭某仲的建行卡内转款共50万元(石某实际未进场施工)。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2015年2月7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内容承包协议书,被告人郭某仲以交纳工程保证金为名,要求刘某1给其打款30万元,后刘某1于2014年11月26日向郭某仲的建行卡内转款30万元。郭某仲将所收保证金中的部分款项用于归还债务等。

  另查明,2017年3月31日,郭某仲的哥哥郭某某代郭某仲偿还石某20万元,石某对郭某仲表示谅解。

  庭审中,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下列证据,欲证实被告人郭某仲犯有合同诈骗罪:

  一、入驻银川滨河新区国际科教城建校框架协议,证实2014年1月27日,宁夏新工业学校与银川市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签订入驻银川滨河新区国际科教城建校框架协议,宁夏新工业学校在银川滨河新区建校,办学方式为自筹资金;

  二、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证实2014年11月27日,安某某以新工业学校的名义与郭某仲、杨某1就共同投资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达成协议,新工业学校(安某某)占出资总额的40%,郭某仲、杨某1各占出资总额的30%;

  三、情况证明,证实2016年2月1日,银川市教育局出具情况证明,载明:宁夏新工业学校(筹)是自治区教育厅2008年4月11日批复同意筹设的一所民办中等职业学校,办学许可证是2008年4月25日颁发,有效期3年,到期时间是2011年4月25日,目前学校已超过筹设期,属于无证办学状态;

  四、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内容承包协议书,证实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2015年2月7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其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内容承包协议书,工程为新工业学校3号、4号、8号、9号楼;

  五、个人活期明细信息,证实2014年11月26日,刘某1向郭某仲的建行卡内转款30万元;

  六、转账凭条、收条、个人活期明细信息、工程劳务施工合同,证实石某于2014年10月31日向郭某仲转账20万元,11月4日转账10万元、11月5日转账20万元元,后郭某仲转款给郑某1、陈某等人。2014年11月3日,郭某仲以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名义与石签订工程劳务施工合同;

  七、被害人石某的陈述,证实2014年10月,石某通过朋友认识郭某仲,其朋友告诉石某,郭某仲是新工业学校的股东,现在学校将工程承办给他,但学校没有干工程资质,因为郭某仲是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石某的朋友想和石某合伙干工程,让石某先交50万元的保证金,石某同意后于2014年10月31日和郭某仲见面,郭某仲让石某当天支付50万元的工程保证金,因当时没有那么多钱,石某就说先交上20万元的定金,签订合同后再交30万,当天石某给郭某仲的账户转账20万元。11月3日,石某与郭某仲签订新工业学校的施工合同,郭某仲随身拿出一枚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公章在合同上盖章。11月4日、5日,石某二次共给郭某仲转款30万元,郭某仲出具了收条,并加盖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公章。但工程一直未开工,石某多次找郭某仲了解情况,郭某仲一直说手续不全,让等一等,石某要求郭某仲退还保证金,但郭某仲一直推脱,后郭某仲说安排石某干其他的项目;

  八、被害人刘某1证言,证实刘某1通过朋友认识郭某仲,在接触中谈到工程的事情,郭某仲说其认识新工业学校的校长,新工业学校要在滨河新区建一所学校。2014年8月的一天,郭某仲、刘某1、还有新工业学校校长安某某以及学校的两个人吃饭,期间说到工程的事,安某某说工程前期的手续都做完了,规划、报批、勘探做完,图纸也下来了,10月份就可以开工。2014年10月20日左右,刘某1和郭某仲、袁某在郭某仲的办公室谈新工业学校新校区的工程事情,郭某仲让刘某1打30万保证金,刘某1往郭某仲的银行卡上转账30万元。10月27日,郭某仲、刘某1、袁某还有新工业学校的副校长丁校长一起到工地布置开工。11月5日,刘某1与现场管理人员、丁校长郭某仲、大辉监理公司、轻工设计院、兴庆区规划局、滨河管委会都到现场,规划局放了五栋楼的线,刘某1的施工人员开始挖楼坑。在开挖的过程中,郭某仲问刘某1要钱,因为之前郭某仲说过干这个工程要交300万元的保证金,刘某1要求签合同,并要看郭某仲与新工业学校签订的工程承包大合同,以及郭某仲与学校签订的股东协议。郭某仲在其办公室将承包合同、股东协议拿给刘某1、袁某看,刘某1随后与郭某仲签订工程承包合同,郭某仲是以东杰公司的名义签的。施工期间,新工业学校的丁校长组织施工队、监理公司、设计院、勘探公司、郭某仲就工程上的事情开过两次会议。2015年7月24日,因土地手续不全,工地上接到停工通知,停工期间,刘某1和袁某、郭某仲、安某某商谈手续何时能办下来,郭某仲承诺如不能正常开工,对现场的材料费、机械费、管理人员费、误工费全部赔偿。为解决工人工资问题,安某某曾向刘某1的卡上转款35万元,让刘某1配合撤场,等和滨河投资公司协议签完,算账将工人工资付清。协议签完后一直没有音信,工人到管委会闹事。2016年1月份,刘某1在公安局见到安某某,商谈之后给刘某1支付了100万元。刘某1还与郭某仲签订过内部承包协议。郭某仲给刘某1卡上转过20万元,还往工地上拉过价值20万元左右的钢材。2014年11月开工时,丁校长曾给过施工图纸。刘某1从劳动监察大队领取了380万元,从安某某处借了50万元,款项全部给工人发放工资了;

  九、被告人郭某仲的供述,证实2014年4、5月期间,郭某仲通过朋友认识新工业学校校长安某某,后安某某让郭某仲一起以入股的形式一起建设新工业学校,郭某仲便和安某某、杨某1三人签订了一份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股东协议。2014年6月,政府挂牌出让土地,郭某仲和杨某1没有凑上钱就流牌了。2014年10月,石某通过朋友接触郭某仲后,商定由石某承包新工业学校工程,郭某仲提出要石某缴纳50万元保证金。石某分三次给郭某仲转款50万元,2014年11月3日,郭某仲用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石某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收取石某的50万元,除郭某仲自己取款外,大部分款项分别转给郑某2、郑某1、王建伟、刘玉林、陈某(材料款、借款)。2014年9、10月份,刘某1找到郭某仲想承包新工业学校的工程,郭某仲同意刘某1干混凝土工程,并使用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收取刘某1工程保证金30万元。因为资金没有到位,郭某仲给安某某说如果2015年开工时间紧张,影响招生,不行先把砂石料换填干了,安某某同意,让郭某仲联系新工业学校的丁校长,丁校长联系滨河新区政府规划局放的线,把施工图纸拿来给郭某仲,郭某仲组织车辆转运土方和砂砾石,新工业学校派来铲车和挖掘机,郭某仲和安某某支付费用190余万元。2015年3月,刘某1带领工人进场施工,5月份,政府下发停工令,6月份,工程彻底停工。停工后,安某某找滨河新区的领导解决土地摘牌的事情,因为郭某仲、安某某、杨某1没有那么多的钱,没有办法摘牌办理土地征,就商议由滨河投资公司和新工业学校合作建设新工业学校,滨河投资公司要求核算完工程量,刘某1的工程队撤场,滨河投资公司重新找工程队施工,这期间,工地工人开始上访要求结算工程款和人工工资,安某某、郭某仲支付刘某1人工工资110万元。7月份,刘某1又上访,安某某支付100万元人工工资,劳动监察大队通过政府凑了300万元支付人工工资。刘某1还借给郭某仲二、三十万元。郭某仲还把一栋学生宿舍楼的工程承包给了袁某,是以重庆力冠建设集团宁夏分公司的名义与袁某签的合同,从袁某处收取了25-30万元的保证金。新工业学校的土地证、建设施工许可证均未办理。刘某1打给郭某仲的保证金30万元,郭某仲转给内蒙古乌海市新裕房地产法人赵建平的账户上,郭某仲承建了内蒙古乌海市新裕房地产公司的住宅楼,要给赵建平交250元的保证金。郭某仲之所以将工程承包给石某后又承包给刘某1,是因为其觉得刘某1的实力比石某大,石某不一定能完成该工程;

  十、代为履行承诺书、收条、谅解书,证实2017年3月31日,郭某仲的哥哥郭某某代郭某仲偿还石某20万元,石某对郭某仲表示谅解。

  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

  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郭某仲使用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了宁夏新工业学校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合同签订后,刘某1带领工人进场施工,2015年7月,新工业学校工程因未缴纳土地出让金,项目审批手续未完善被责令停工。停工后,刘某1等人索要工人工资,经协商,安某某给刘某1支付90万元用以结算工人工资(分别支付到刘某1和杜强的银行卡上,实际支付给刘某1及另一工程承包人袁某)。后刘某1又带领工地工人到银川市政府、滨河新区管委会等处上访。2016年1月13日,银川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发出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指令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宁夏新工业学校发放工人工资。2016年1月25日,安某某通过新工业学校账户给银川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打入100万元。2016年2月5日,银川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动用市政府农民工工资应急金300万元,用于垫付农民工工资。2016年11月28日,经银川市兴庆区价格认证中心认定,银川市滨河新区宁夏新工业学校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基础工程及临建工程价格认定为6361418元。

  另查明,中康建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分公司的负责人杨某2根据刘某1提供的材料给刘某1出具过一份金额为1500万元的工程量核算单,并收取刘某1共2万多元。中康建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分公司没有工程造价资质。

  庭审中,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下列证据,欲证实被告人郭某仲犯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一、通知,证实2014年11月14日、2015年4月3日、2015年4月28日、2015年7月17日,银川滨河新区社会事务和文化旅游局、银川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银川滨河新区党政办公室向宁夏新工业学校发出通知,因宁夏新工业学校项目相关的前期各项手续还未办理完毕,要求停止项目工程施工;

  二、银川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限期整改指令书、送达回证、照片,证实2016年1月13日,银川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发出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指令宁夏东杰建筑公司、宁夏新工业学校发放工人工资。同日送达宁夏新工业学校,丁某某签收,并将指令书张贴到项目工地大门和项目部办公室等醒目位置,同时拍照留证;

  三、承诺书、证明,证实2016年1月21日,安某某承诺1月22日向银川劳动监察大队公户打现金100万元整。2016年1月25日,银川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收到宁夏新工业学校法人安某某打入两笔资金共计100万元整;

  四、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2016年11月28日,经银川市兴庆区价格认证中心认定,银川市滨河新区宁夏新工业学校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基础工程及临建工程价格认定为6361418元;

  五、银川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文件,证实因新工业学校拖欠工资,引起农民工上访,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恳请市政府拨付农民工工资应急周转金200万元;

  六、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2014年11月25日与郭某仲签订施工合同,签订合同之前郭某仲拿出了他本人与宁夏新工业学校签订的承包工程协议,郭某仲是以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刘某1个人签订的分包合同,前后一共给郭某仲打了130万元的保证金,给安某某打过20万元的保证金,在开工前,在工地上见过安某某、郭某仲、丁某某。2014年11月5日进场施工进的第一批工人,2015年3月22日第二批工人进场,到停工前所有工地产生的费用是1560万元,人工工资是780万元左右。混凝土班组,组长时波新,12个工人所欠工资293400元;钢筋班组,组长余占贵,35个工人所欠工资86万元,其个人借支工人生活费9万元;粉刷班组,组长李根正,30个工人,所欠工资353300元;运输班组,组长胡金山,15个工人,所欠工资135000元;普工班组,组长胡银山,16个工人,所欠工资405000元,其个人借支:工人生活费5万元;混凝土班组,组长徐星宝,16个工人,所欠工资274500元,其个人借支工人生活费7万元。2015年12月20多号,劳动监察大队曾发过要求东杰公司限期支付农民工工资的通知书,通知书张贴在工地的大门口和工地办公室门口;

  七、证人丁某某的证言,证实宁夏新工业学校董事长、校长室安某某,丁某某是副校长,主管学校后勤及新学校项目建设审批工作。2014年1月,银川市滨河新区管委会组织宁夏各大中院校到滨河新区考察入住,宁夏新工业学校考察完后与滨河新区管委会签订入驻框架协议。2014年8月,丁某某将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新校区项目立项、科研报告、规划设计等部门的审批手续跑完。2014年10月,滨海新区让办相关手续,管委会开始开始进行拉点、测量工作。新工业学校占地108多亩地,需要1993万元的土地转让金土地才能挂牌。2014年11月27日,安某某找了郭某仲、杨某1这两个合伙人,当时约好在森林公园门口的迪欧咖啡厅见面商谈共同出资的事情,丁某某也参加了,经商谈,安某某出资800万元,郭某仲、杨某1各出资600万元,用来办理土地手续,三方合伙协议是丁某某起草的,安某某、郭某仲、杨某1均在协议书上签字,但三人均未将款打到公户上。2014年12月7日左右,安某某、郭某仲、杨某1约到一起谈拿钱的事情,丁某某也在场,郭某仲说为了加快工程进度,先把工地五栋楼的地基挖出来,因为钱没有到位,土地手续没有办好,丁某某不同意,郭某仲说:"自己的设备,自己人挖,边干边付钱,开春以后再找施工队谈招投标的事情,不影响",后来安某某也同意了,安某某、郭某仲、杨某1商量挖掘机、装载机由新工业学校出,拉土的车由郭某仲找,三人每人往公户上打30万元,只有郭某仲往公户上打了30万元。2014年12月中旬,新工业学校开始动工挖地基,丁某某跑工地手续的事情。2015年1月2日,安某某让丁某某到工地看看,丁某某到工地后,工地负责人龚辉把当时花的每一笔票据给丁某某,丁某某抄记了下来,支出大约有50万元左右,郭某仲出了34.5万元,剩下的钱都是新工业学校出的。因为土地手续没办好,挖地基的过程中,丁某某到滨海新区开会时被批评过几次。地基挖完后,安某某催促郭某仲、杨某1落实土地钱的事情。2015年3月份,新工业学校土地挂牌,因为郭某仲、杨某1的钱没有到位,土地流牌。6月份,因为钱没有到位,土地又流牌。2015年5月至7月,丁某某共收到滨海新区管委会、银川市土地执法大队、银川市土地局等单位六次责令停止施工通知书,每次收到通知书丁某某都会告诉郭某仲。2015年7月13日,郭某仲、刘某1施工被查获,工地的电断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施工。2015年9月下旬,刘某1带人到新工业学校西校区讨要农民工工资。2015年11月下旬,滨河管委会提出想让滨河投资公司介入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的事,投资公司要求新工业学校将前期民工工资等遗留事情处理完才能介入,后滨河投资公司委托造价公司对新工业学校项目现有工程进行了造价,总价值大约是528万元,其中农民工工资95万元,安某某与刘某1商量先把农民工工资付了,其他的钱慢慢商量,安某某就给刘某1的账上打了90万元的民工工资。安某某将钱给了后,刘某1又开始上访,后经公安机关和劳动部门协调,安某某给劳动监察部门100万元用以支付农民工工资。郭某仲和新工业学校没有签订工程承包合同;

  八、证人李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11月份,李某某带班组进新工业学校干土建在学校干了4个月的活,袁某、郭某仲、安某某拖欠土建班组工资70万元左右,郭某仲、安某某给其写过保证书;

  九、证人安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10月下旬经过朋友介绍认识郭某仲,郭某仲想合作投资建设新校区,并又介绍了一个合作伙伴,三人共同投资建设新校区。2014年10月25日,安某某、郭某仲、杨某1达成合作协议,一致同意委托丁某某做前期负责人,并于12月份每人打入35万元用于土地基础开挖。后来因为郭某仲、杨某1因为缺少资金,致使土地流拍。2015年7月份,丁某某说刘某1等人擅自施工,国土监察大队询问郭某仲并出具处罚通知书。2015年9月,新工业学校与滨河投资公司对接合作建校。2015年9月16日,刘某1指使农民工围堵宁夏新工业学校西校区,并多次扬言如果不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就去滨河管委会上访。安某某将90万元打入刘某1的账户用于解决农民工工资。新工业学校未收到任何交来的保证金;

  十、证人刘祥晋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初,刘祥普带领45名木工班组工人跟随刘某1进驻新工业学校施工工地建设施工,2015年7月份,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五证不全停工,停工前新工业学校总共拖欠120万元工程款(包括人工工资和垫付的材料款)。2016年2月5日左右,在有关单位的协调下,刘祥普从劳动监察大队领取了50万元,新工业学校还欠70万元工程款;

  十一、证人贺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12月,贺某某到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干活,负责带机械班组,被拖欠的工钱有15万元;

  十二、证人潘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11月份,潘某某带人到新工业学校干活,拖欠的工钱37.5万元;

  十三、证人胡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份,刘某1介绍胡某某到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干活,其承包工地上电路和水暖工程,一直干到2015年7月份停工,被拖欠的工人工资有30万元;

  十四、证人王某某的证言,证实王某某于2014年10月份进入新工业学校工地,主要负责管理木工,土建、钢筋和外架四个班组在工地六号楼进行施工,所属工人有80余名。2015年8月,因为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挂牌手续不全导致停工,四个班组被拖欠的工程款有200万元(包括人工工资)。2016年2月,王某某从劳动监察大队领取了20万元;

  十五、证人刘少军的证言,证实2014年12月6日,刘少军到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工地干活,一共60个工人,主要负责换填和回填建基坑,拖欠的工资就有180万元;

  十六、证人来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4月份,来某某到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工地干活,其负责瓦工班组,断断续续干了4个月,一共有30个工人,刘某1除了给过2万元生活费,并没有支付过其他工资,其自己算账,刘某1大约欠39万余元工资;

  十七、证人屈某某、赵某某、刘永兵、成某某、马某某的证言,证实滨河新区新工业学校拖欠屈某某带领的钢筋班组68万元工资;拖欠赵某某负责施工管理和技术管理工作的近14万元工资;拖欠刘永兵带领的脚手架班组9.5万元左右工资;拖欠成某某带领的木工班组60多万元工资;

  十八、证人李某某的证言,证实新工业学校的施工情况:2014年10月开工到2015年元月停工,2015年5、6月份开工后7、8月份又停工的事实,及工人要工资的情况。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郭某仲伪造公司印章,其行为已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郭某仲犯伪造公司印章罪的罪名成立。对被告人郭某仲应予刑事处罚。被告人郭某仲具有投案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相应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郭某仲犯有合同诈骗罪,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其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且数额较大的行为。利用经济合同实施欺诈的行为有多种表现形式,虚构建筑工程或转包建筑工程合同,骗取工程预付款是表现形式之一。本案中,宁夏新工业学校在2014年1月27日与银川市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签订入驻银川滨河新区国际科教城建校框架协议,在银川滨河新区建校,随后宁夏新工业学校委托宁夏轻工业设计研究院进行工程施工图设计,要求宁夏工程物探勘察研究院提供满足设计要求的岩土勘察参数,委托宁夏大辉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对新工业学校工程进行监理。2014年11月27日,安某某以新工业学校的名义与郭某仲、杨某1签订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就共同投资滨海新区新工业学校项目达成协议,新工业学校(安某某)占出资总额的40%,郭某仲、杨某1各占出资总额的30%。被告人郭某仲基于其出资人的身份以及真实存在的项目工程与石某签订宁夏新工业学校工程劳务施工合同,与刘某1签订宁夏新工业学校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收取石某、刘某1保证金共计80万元,并将所收保证金中的部分款项用于归还债务(支付材料款、个人借款等)。在工程开工后,被告人郭某仲也出资进行了楼坑挖掘、回填等基础工程。宁夏新工业学校滨河新区新校区项目工程真实存在,被告人郭某仲在与石某、刘某1签订合同时虽使用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但其并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主观上也没有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其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对公诉机关的该项指控不予支持。对被告人郭某仲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相应辩解、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公诉机关指控因新工业学校工程项目审批手续未完善停工,造成7978020元工人劳动报酬未支付,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郭某仲支付,其仍不支付,故被告人郭某仲的行为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经查,建筑工程一般是由建筑单位采取招投标方式将工程承包给具有资质的建筑公司,工程款包括人员工资由发包方根据工程合同约定的进度支付,再由承包工程的单位支付具体的施工人员。本案中,被告人郭某仲虽用伪造的宁夏东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印章与刘某1签订劳务分包合同,但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告人郭某仲系新工业学校滨河新区新校区项目工程结算及付款主体。此外,公诉机关认定7978020元工人劳动报酬未支付,但其提交的价格认定结论证实银川市滨河新区宁夏新工业学校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基础工程及临建工程价格为6361418元,认定的工人劳动报酬金额高于工程总造价,二者之间相互矛盾,综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郭某仲犯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对被告人郭某仲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相应辩解、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为了维护社会管理秩序,保障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正常活动和声誉以及社会公共秩序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郭某仲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24日起至2018年2月23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上诉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五份。

  更多问题请联系优律师小编,找律师在线咨询请联系优律师网,推荐专业律师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相关法律知识推荐

陈某文伪造公司印章罪忠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闵某某三人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一案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何某保伪造公司印章罪无为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焦某磊、崔某雷伪造公司印章新沂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朱某伪造公司印章罪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王某某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刘某吉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刘某某伪造公司印章罪新邵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阚某营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林某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新沂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