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师咨询先上优律师网

免费咨询法律问题、推荐专业律师

为你推荐专业律师

点此填写你要咨询的问题

刑事辩护

潘某受贿罪锦屏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9-09-11 来源: 浏览:125

  审理法院:

  锦屏县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黔2628刑初111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受贿罪

  裁判日期:

  2017-03-02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审理经过

  锦屏县人民检察院以锦检公诉刑诉(2016)1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某犯受贿罪,于2016年12月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年12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锦屏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罗圆圆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徐增贵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累计人民币367500元。具体事实如下:

  (1)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刘某1转让宏发竹木制品有限公司给湖南鸿森木业有限公司过程中提供帮助,2013年一天在被告人潘某家中收受刘某1“感谢费”人民币100000元。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的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长的职务便利,为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获得2012年度锦屏县工业经济发展目标奖提供帮助,2013年目标奖兑现后一天在其办公室收受刘某1“感谢费”人民币10000元。以上两次贿赂款累计人民币110000元。

  (2)2014年4月,锦屏县老银红砖厂、锦屏县闽发机砖厂、锦屏县振兴砖厂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申报获得“关闭小企业”项目资金148万元。项目资金拨付后,时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被告人潘某安排副局长单某向以上三家砖厂索要项目验收费人民币200000元,其中100000元潘某个人非法占有。

  (3)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因陈某1闽发机砖厂选新厂址的事接受陈某1的请托,2011年一天,在鑫潮酒店被告人潘某收取陈某1人民币10000元。

  (4)2012年6月,锦屏县寰宇木业有限公司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申报“木材边角废料深加工项目”获得2013年国家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800000元,获得项目资金后一天,该公司法人龙某2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提供的帮助,在其楼下送给其人民币30000元。2013年、2014年春节期间,被告人潘某分别两次在其办公室收受龙某2以拜年名义送的2000元红包,以上贿赂款累计人民币34000元。

  (5)2012年至2016年春节期间,锦屏县锦源木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2先后5次以春节“拜年”的名义到潘某办公室送给被告人潘某人民币13000元,其中2012年至2015年每年送2000元,2016年送5000元。2015年,锦屏县锦源木业有限公司通过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获得“工业企业流动贷款贴息项目”资金50万元。2015年9月的一天,陈某2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的帮助,在锦屏老码头船上吃饭时送给被告人潘某人民币20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人民币33000元。

  (6)2013年11月,锦屏县鸿辉木业有限公司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申报“节能减排投资项目”资金300000元。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刘某4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的帮助,在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人民币10000元。2015年3月,锦屏县鸿辉木业有限公司获得“木材精深加工综合利用技改项目”资金500000元。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刘某4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的帮助,在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人民币10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人民币20000元。

  (7)2013年至2015年春节、中秋节期间,锦屏县大象木业有限公司法人宋某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工作中给予的帮助,先后6次到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人民币共计12000元。2016年元宵节后的一天,宋某到潘某办公室送给潘某人民币3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人民币15000元。

  (8)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协调锦屏县浦江水泥有限公司与客户的纠纷提供帮助,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该公司经理贾某为感谢潘某帮助其公司处理水泥质量问题纠纷,在潘某家楼下附近送给被告人潘某人民币20000元。

  (9)2015年春节后的一天,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在邓某经营的宏发窗帘店订做了一批窗帘,事后邓某为感谢时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局长的潘某,在其窗帘店门口送给被告人潘某人民币2000元。

  (10)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2015年12月4日对启蒙加油站下达责令整改,责令立即停止经营行为,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锦屏县启蒙加油站的负责人严某为了使其无证经营的加油站能够继续经营,在被告人潘某的办公室送给潘某人民币2000元。2016年3月2日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对启蒙加油站加油设备进行查封,2016年春节后的一天,严某再次到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人民币4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6000元。

  (11)2010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被告人潘某利用职务之便,先后3次在其办公室非法收受锦屏县华绿炭素有限公司法人崔某1人民币11500元。

  (12)2013年上半年,锦屏恒康食品有限公司法人蔡某经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申报获得年产600吨特设酸菜项目资金300000元,2014年1月获得项目资金后一天,蔡某为了感谢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的帮助,在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附近,潘某收受蔡某人民币2000元。

  (13)2014年春节期间,被告人潘某在其办公室非法收受贵州幸福新材有限公司总经理向某为感谢潘某在企业经营过程中的帮助而给予的人民币4000元。

  本院查明

  同时查明,2016年6月6日,被告人潘某家属已主动上交20万元到中国共产党锦屏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廉政专户。

  公诉机关提供了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书证:案件线索移送单、立案决定书、逮捕决定书、人事任免文件、常住人口登记表、关于潘某被采取“两规”措施的情况说明等;2.证人证言:单某、刘某1等证人的证言;3.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

  被告人潘某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部分事实的性质有异议。1、起诉书指控第一起事实收受刘某1“感谢费”人民币1万元不应按受贿处理,没有为刘某1获得奖励提供帮助,也没有和刘某1有往来。2、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事实安排副局长单某向锦屏县老银红砖厂、锦屏县闽发机砖厂、锦屏县振兴砖厂索要项目验收费20万元,其中10万元不是被潘某非法占有,而是由其保管,因为项目还需要进行验收,验收需要资金,并且没有叫单某去索贿。3、对起诉书指控第三起事实在鑫潮酒店被告人潘某收取陈某1人民币1万元,不应计入受贿金额,不存在选新厂址的事,实际上只得了3000元,但是认10000元。4、对起诉书指控的第四起事实2013、2014年分别两次收受龙某2以拜年名义送的2000元红包,不应按受贿论处。5、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五起事实收受陈某2拜年红包13000元,没有具体请托事项,不应按受贿论处。6、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七起收受宋某15000元没有具体请托事项,不应按受贿处理。7、对起诉书指控的第八起事实收受贾某2万元没有请托事项,不应计入受贿金额。8、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九起事实收受邓某2000元不应计入受贿金额,没有安排单位到邓某处做窗帘,钱用来单位吃饭了。9、对起诉书指控的第十起事实2016年春节收受严某4000元有异议,当时已退还了,但是没有证据证明。10、对起诉书指控的第十一起事实收受崔某111500元,没有具体请托事项,不应计入受贿金额。11、对起诉书指控的第十三起事实收受向某4000元,没有为其提供帮助,不应计入受贿金额。

  辩护人徐增贵辩称,同意被告人潘某的辩解意见。同时,对于锦检公诉刑诉﹝2016﹞1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某犯受贿罪不持异议,但对起诉书认定被告人潘某的受贿金额达367500元,且有索贿情节不能认同。首先,对被告人潘某索贿三家砖厂10万元的指控不能成立。理由是:老银红砖厂、闽发机砖厂、振兴砖厂在锦屏县政府工程拆迁过程中就已经关了,当时得到县人民政府60万元的补偿,后根根据关闭小企业即地方政府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和产业政策,对存在产能过剩、资源能源浪费、环境污染、安全隐患突出、布局不合理等问题的各类小企业实施行政性关闭的相关规定。上述三个砖厂符合申报条件,即由锦屏县人民政府召集相关部门指导三个已拆迁的砖厂编制《关闭计划》和《2013年关闭企业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申报书》,2013年12月27日《州财政局、州工倍委关于下达2013年关闭小企业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的通知》(州财企《2013》99号),安排上述3家砖厂关闭小企业中央财政补助奖金148万元。由于此前砖厂已获得了县政府的拆迁补偿,县政府对三家砖厂申报获得的关闭小企业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48万元,是否付给砖厂或是拨付多少给砖厂,没有明确统一意见。截止2014年2月18日尚未按照相关文件规定拨付补助款给砖厂。对此,三家砖厂意见很大,不愿上报《职工安置方案》、《资金使用方案》及资金使用票据,使此项工作的上报时间已严重超期,对此州工信委指令锦屏县自行上报省工信委,而省工信委上报工信部督查的时间为2014年2月25日,在此情形下,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才于2014年2月18日(距最终的上报时间仅有7日),向锦屏县人民政府呈送建议报告,建议三家砖厂各拿出20万元,共计60万元给县政府,再由三家砖厂提留项目工作经费10万元。得到县人民政府认可后,负责此项工作的副局长单某,才出面与三家砖厂的负责人进行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即拿出60万元给县人民政府,提留工作经费20万元,用于应付项目验收。在协商时,单某副局长亦表示:验收结束后,如果剩下就退还给他们(见侦查三卷第87页,第72页张某的证言)由此可见,向三家砖厂收取项目工作经费即验收费并非被告人潘某的个人意思,而是由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通过班子会议形成决议,并书面呈报锦屏县人民政府后,由副局长单某具体实施的,且三个砖厂交来的项目验收费是由单某和潘某各保管10万元,现公诉机关认定单某保管的这10万元。因此,该款项属被告人潘某保管的项目验收款,不能按受贿认定。

  其次,根据两高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5条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前后多次收受请托人财物,受请托之前收受的财物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应当一并计入受贿数额。那么被告人潘某在2013年、2014春节期间收受龙某2的拜年礼金各2千元时,龙某2对其没有具休的请托事项,且每次礼金数额均未超过1万元。还有在2012年至2016年春节期间6次收受陈某2的拜年礼金合计1.3万元,每次数额也没有超过1万元。同样的有2013年至2015年春节、中秋节期间6次收受宋某的1.5万元,2010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3次收受崔同根的1.15万元,2014年春节期间收受向某的0.4万元,都没有具体的请托事项,每次礼金数额没有超过1万元,这部份数额为4.75万元,不应计算在受贿总额之内。第三,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某收受刘某1在2013年目标奖兑现后,送给潘某的1万元,也不能按受贿论处。根据《锦屏县工业企业奖励办法》第二条奖励依据、第六条奖金兑现办法规定的内容来看,用2013年企业完成税收(国税、地税)总额作为该企业奖励的依据,根本不存在什么要看企业形象?是深加工还是粗加工类型的企业,更没有看到公诉机关提交的潘某为刘某1提供帮助使其获奖的证据。同样辩护人也没有看到公诉机关提交的用于证明潘某为陈某1的闵发机砖厂选新厂址而收1万元的证据。事实上,闽发机砖厂属于应关闭的小企业,在获得关闭补偿资金后,是不能再生产了,而不是搬迁。还有潘某为浦江水泥有限公司处理水泥质量纠纷问题提供帮助的证据也不足,双方之间没有权、钱交易的依据,故这2万元也不应认定为受贿。所以这4万元也不应计算在潘某的受贿数额之内。这样被告人潘某的受贿总额就应为367500元-100000元-47500元-40000元=18万元。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受贿数额在三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同时被告人潘某具有以下从轻处罚的情节:1、坦白,除收受刘某1的10万元外的案件线索,均是被告人潘某在办案机关尚未撑握证据的情形下,主动如实供述的,符合《刑法》第67条第三款的规定,应对其从轻处罚;2、主动认罪,积极退赃,确有悔罪表现;3、一贯表现良好,没有前科。此外被告人潘某还举报了他人的犯罪线索,现公安机关尚在查实之中,若举报属实,当属立功,依法应予以减轻处罚。为此建议对其从轻处罚,适用缓刑给潘某一个重新作人的机会。

  被告人潘某的辩护人徐增贵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证据材料:

  1、锦工信呈[2014]12号文件,证明文件是经班子研究讨论决定,在三个砖厂被关闭之前,已经被县政府要求搬迁,148万元如何分配,县政府没有统一的意见,预留10万元工作经费在该份文件中已经明确。

  2、先进工作者、先进个人等各类表彰奖状4份,证明潘某多年来在工作中认真负责,成绩突出,被多次评为先进、获奖的事实。

  经审理,本院认定:2010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累计339500元。

  具体受贿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刘某1转让宏发竹木制品有限公司给湖南鸿森木业有限公司过程中提供帮助,2013年的一天在被告人潘某家中收受刘某1“感谢费”100000元。另外,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的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长的职务便利,为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获得2012年度锦屏县工业经济发展目标奖提供帮助,2013年目标奖兑现后一天在其办公室收受刘某1“感谢费”10000元。以上两次贿赂款累计110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收购宏发木竹制品公司合同书、补充合同书及木材精深加工项目投资协议,证实2013年7月,锦屏县人民政府与湖南鸿森木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木材精深加工项目投资协议书》,根据协议规定,湖南鸿森木业(集团)有限公司需在锦屏经济开发区内收购一家规模以上木材企业及开发区外一家以上木材加工企业。2013年8月8日,湖南鸿森木业(集团)有限公司与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签订《收购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合同书》,2013年8月18日,双方签订《收购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补充合同书》,湖南鸿森木业(集团)有限公司以360万元的价格收购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

  2、支付凭证、县工信局关于拨付兑现2012年度锦屏县工业经济发展目标责任书奖励资金的请示、奖励企业名单及金额,证实锦屏县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2012年度获得锦屏县工业经济发展目标奖4.17万元。

  3、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实自己是锦屏县宏发竹木制品有限公司法人,其共向潘某行贿2次共计11万元。主要内容摘录:第一次是2012年4月左右,潘某告诉我有湖南老板刘某2要收购我的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经双方协商刘某2以360万元价格收购我的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2012年10月一天为了感谢潘某给我提供这一信息,我到潘某家送给他l0万元。第二次具体经过是:2012年锦屏县政府评纳税大户和优秀企业、先进单位,奖金分为一、二、三等。在潘某办公室,潘某就跟我讲:“你的宏发竹木制品公司按实际纳税评为优秀企业是可以的,但奖金评为一等还差点”,我就跟潘某讲:“如果帮我评为一等奖,我以后会感谢你的。”过后潘某就帮我整理材料。因为从纳税来看我们公司在锦屏县木材加工厂企业中排在第二位的,但是我们公司整体形象和基础设施差点,同时评为一等奖是要木材深加工企业,我们公司是粗加工企业,所以要评为一等奖还差一点,潘某就帮我整材料报上去得了优秀企业一等奖,但他具体怎么操作的我就不清楚了。2013年我的宏发木竹制品有限公司获得县财政纳税奖励3万多元,具体记不清了,事后为了感谢潘某,在潘某办公室送给他1万元。2012年春节和中秋节送了三条软中华香烟。之前天柱检察院第五次讯问时,我说送了12万元当时是我记错了,后来我的笔录我已经交代清楚了,一共只送给潘某两次钱共11万元。

  4、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实自己在湖南怀化经营湖南省鸿森木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13年8月18日通过锦屏县政府招商引资到锦屏县成立贵州幸福新材有限公司任董事长至今,投资协议是我们成立幸福新材后,锦屏县的小木材企业被我们收购后要关停企业,同时把营业执照、木材加工许可证等相关证件进行过户。最开始我们与锦屏县天夏木业谈,2013年一天我去锦屏县工信局与潘某汇报工作时,潘某向自己推荐了收购刘某1经营的宏发木业公司,最后我们双方确定收购价360万元,多次支付。按照收购协议约定,刘某1要将宏发木业营业执照、木材加工许可证等相关证件都要过户到幸福新材公司,同时也要停产,但刘某1不仅不过户,现在宏发木业仍在生产。自己多次安排公司人员找刘某1,自己也多次和杨某县长、尤某副县长、潘某局长等反映这个事,他们也答应协调,2013年底通过尤某、潘某协调,锦屏县林业局给我们幸福新材公司办理了木材加工许可证。但现在刘某1也没过户给我们还能继续生产。

  5、证人向某的证言,证实自己2013年8月任贵州幸福新材有限公司总经理至今,投资人和董事长都是刘某2,当时是锦屏县最大的招商引资企业,公司设在锦屏县敦寨经济开发区。当时与县里签订投资协议,协议要求如果我们要享受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以及木材加工企业迁入园区优惠政策,必须要在园区外和园区内各收购一家木材企业,自己来锦屏时,公司董事长刘某2已经和宏发木业、鸿森木业谈好了条件。收购过程不清楚,收购宏发公司在潘某局长办公室签订的,当时自己参与起草收购协议。收购时宏发公司刘某1一直不配合不肯移交相关证照,弄得我们一直变更登记不了,当时向县领导反映,潘某还得组织我们协调两次,刘某1开始说股东不签字,后来又说欠了县里一些税费,不肯移交相关手续给我们。后来县里重新给我们办了证,还通过会议纪要形式明确给我们幸福新材在园区的优惠政策,我们能够正常经营后,才对宏发公司不移交手续的事不再追问。当时协调宏发公司的事主要在工信局找潘某协调。

  6、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刘某1送给我两次钱,共计是11万元。第一次是2012年底或2013年的一天,他在我家楼下送给我10万元。该次是因为我帮他协调刘某2收购他的宏发木业,同时他想宏发木业转让后能够继续生产。虽然在刘某2收购宏发木业我没有帮忙,但我为他提供了信息。第二次是2013年5月的一天,县里兑现了2012年纳税奖,他到我们办公室送给我1万元,说是为了感谢我。

  (二)、2014年4月,锦屏县老银红砖厂、锦屏县闽发机砖厂、锦屏县振兴砖厂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申报获得“关闭小企业”项目资金148万元。项目资金拨付后,时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被告人潘某安排副局长单某向以上三家砖厂索要项目验收费200000元,其中100000元潘某个人非法占有。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关闭小企业计划、申报等相关书证、记账凭证,证实2012年9月州工信局、州财政局转发申报2013年度关闭小企业计划和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管理办法,县工信局具体指导原锦屏县闽发机砖厂、老银红砖厂、振兴砖厂进行申报,2014年4月,锦屏县老银红砖厂、锦屏县闽发机砖厂、锦屏县振兴砖厂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申报获得“关闭小企业”项目资金148万元(其中锦屏县闽发机砖厂50万元、锦屏县老银红砖厂56万元、锦屏县振兴砖厂42万元)。

  2、闽发机砖厂营业执照、注销材料,证实锦屏县闽发机砖厂2016年5月9日注销登记。

  3、证人单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以来,自己在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任副局长,分管工业经济运行、项目申报、节能降耗、财务等工作。2012年上半年,州工信委下达关于申报小企业补助资金通知后,潘某在班子会传达并提出老银红砖厂、振兴砖厂、闽发机砖厂等符合申报条件,安排我具体与企业对接。自己通知老银红砖厂张某、振兴砖厂刘某3、闽发机砖厂陈某1到办公室传达文件,询问是否同意申报,他们同意后,就要求他们按要求提交材料。经上级同意关闭小企业计划后,收集材料过程发现三家砖厂经营不规范、生产手续不完备,无法满足项目申报要求,自己向潘某汇报,潘某向尤某汇报后,尤某副县长组织有关部门召开一个协调会,会后就配合出具了一些证明材料,就把项目申报材料上报州工信委了,2013年底,申报材料经批准后,县工信局就向乡政府请示将补助资金发放企业,报告后潘某说县政府领导只同意象征性拨付一些项目资金给企业,并安排我具体去和三家砖厂谈,几次反复协商下来,三家企业同意每家拿20万元给县政府,得到县政府同意。县工信局就根据谈判统一意见与三家砖厂签订一份《还款协议》,规定每家归还20万元给县政府,潘某担心这20万元收不上来就要求先交钱再拨付项目资金但三家企业均表示拿不出钱,后来我就与张某协商由张某担保三家企业各归还20万元,因张某原来是我们单位下属企业的锦屏县乡镇企业产品供销公司的经理,现在也是该公司职工,张某信得过,他也同意做担保,于是县工信局2014年4月就将三家砖厂补助资金发放他们了,其中老银红砖厂56万元、振兴砖厂42万、闽发机砖厂50万元,几天后张某就将60万元交到县工信局财政专户再转入县财政账户。后来潘某要我向三家砖厂要20万元来向上级跑关系和项目验收,我觉得有些困难还是按潘某意思办了。自己和张某讲,要他们三家砖厂交20万用来上级跑关系和项目验收,如果剩下就退还他们,张某说他们商量一下,过了一个多月,张某到我办公室拿了10万元给我,过两天又拿了10万元给我,后来我告知潘某后,潘某说一人保管l0万元,自己就去潘某家楼下拿给他l0万元,另外10万元我觉得不安全,我就把我保管的这10万元转交给张某了。是张某拿给我20万元过后过了三四天后一天下午,我就把保管的l0万元转交给张某了,我说:“这10万元你先保管,要的时候我再跟你拿”。这三家砖厂在申报关闭小企业补助时三家砖厂已基本上被县政府关闭了,县政府确实关闭这三家企业,只是当时没有关闭小企业补助政策。一般常规项目需要验收。县工信局得组织对三家砖厂关闭情况的验收,但这次不是项目申报情况的验收。这笔钱只有我和潘某知道。收到张某这20万元后,潘某曾交待我不要跟其他人讲这件事,也不要将钱拿给单位财务人员保管。

  4、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自己2010年变更为老银红砖厂的法人,2012年老银红砖厂被政府关闭,2013年已经不生产了。申报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项目的过程和单某说法基本一致,另证实当时单某通知我、振兴砖厂刘某3、闽发机砖厂陈某1去他办公室讲申报项目时,还提出申报项目获得资金要拿一部分给县政府,当时我的砖厂已实际基本处于停工状态,我们三家都同意申报关闭小型企业补助项目,他们要什么材料我们就提供什么材料,具体申报过程也是单某负责。2014年4月单某通知我们三人到县工信局说项目资金批下来了,县领导只答应象征性给我们企业一些,我们都不同意,过后又去单某办公室谈了几次,我们三家企业同意每家拿20万元给县政府,单某叫我担保监督刘某3和陈某1把20万元交上来,最后这60万元是我统一交给县政府的,是存入一个县工信局对公账户,通过欧枝玉账户进行转账,账号是县工信局龙某1给的,过后几天单某又叫我们三人去他办公室说申报项目需要验收,要我们三家砖厂出20万元的项目验收费,我们三人自己下来协商,由我出l0万元,刘某3和陈某1各出5万元,我分两次每次拿l0万元到单某办公室,20万验收费交给单某后,过了两三天单某就找到我说这10万元你先拿去,等到验收时我再来跟你拿,我就收下了,这钱他也一直没和我要,项目也一直没有验收。

  5、证人龙某1的证言,证实老银红砖厂、闽发机砖厂、振兴砖厂交60万到县财政是县政府定的,这笔钱是直接由企业存入县财政账户的。

  6、证人刘某3的证言,证实自己原是锦屏县振兴砖厂负责人,2013年春节后振兴砖厂关闭。2012年春节后,振兴砖厂因断电停产半年后一天,经县工信局副局长单某联系我说我们砖厂可以申请申报项目补贴资金,当时单某说过获得项目补贴后我得50%,另50%拿给县政府,我同意了。项目申报后一年多,我们实际得了17万元,单某说县政府拿去20万元,项目验收要收5万元,发放资金时是我和张某一起办理的,直接从我账上转走25万元。

  7、证人陈某1的证言,证实自己原是锦屏县闽发机砖厂负责人,2013年左右闽发机砖厂搬迁后更名潘寨砖厂,至今自己还在经营。2013年潘某告诉我国家有关闭小型污染企业的项目补贴资金,我们就提出申请,具体负责项目的是县工信局一个姓单的副局长,当时还有刘某3砖厂和张某砖厂一起申请的,2014年项目补贴资金批下来后,张某、我和刘某3一起到县单局长那里谈了几次,当时我们砖厂得了52万项目补贴资金,但是单局长说政府要扣20万元,还要扣5万元验收费,开始不同意后来因为不同意就一直没有发放,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我们闽发机砖厂一共得了27万元,还有25万元被县工信局扣留。怎么发放的记不清了,怎么扣的我也记不清了。

  8、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摘录:2013年锦屏县老银红砖厂(负责人张某)、振兴砖厂(刘某3)、闽发机砖厂(陈某1)三家企业向工信局申请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项目,我跟杨某县长、尤某分管副县长口头汇报今年可申报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项目,去年县里出60万元关闭的,今年得后县里可得回60万元,同意申报吗?两县领导都表示同意,于是我另安排由分管项目工作的副局长单某负责服务协助申报,在申报工作中,单某发现三家企业资料不全,跟我汇报,我叫单某主动跟尤某副县长汇报,建议尤某副县长召开有关部门会议讨论,若大家同意完善材料就报,后尤某副县长在政府408会议室召开会议,会后相关部门完善材料三家企业申报材料符合申报要求,单某就上报州工信局。后来,三家企业获得了项目资金l48万元,根据分管副县长尤某组织杨帆和我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向三家企业收取60万元,因为老银红砖厂、振兴砖厂和闽发机砖厂在政府工程拆迂过程中已经得到政府补偿60万元,所以县政府要求我们在这次项目资金中扣除60万元来补给县财政。经过与三家企业协商,先由企业将这笔钱中的60万元交我局,由于陈某1和刘某3没有钱来预交县政府要求的60万元,他们三家企业商量后由张某代理三家企业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项目的拨付工作,张某将60万元存入我局后转入县财政账户,我局将项目资金148万拨付给张某。事后,单某告诉我说张某为了感谢我和单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的帮助,愿意拿出20万元“感谢费”送给我和单某,单某将此事向我汇报后,我当时还说这要是他们真的愿意才好,并叫单某把好关。过来半个月左右,单某就告诉我说张某将这20万元交给他了,单某收到这笔钱后,电话联系我后,在单某家楼下(县农业银行旁)递给我10万元,钱是用黑塑料口袋包裹装在绿色手提布袋的,都是一万一扎的,我将这l0万元存入了家中的银行卡。这20万元如何分配我们没有商量过,当初张某提出拿20万元感谢我和单某,单某将l0万元拿给我过后,剩余l0万元在单某手中。我得帮助过他们企业提出申报。这钱没有退还,用于家庭开支了。

  (三)、被告人潘某利用其担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因陈某1闽发机砖厂选新厂址的事接受陈某1的请托,2011年一天,在鑫潮酒店被告人潘某收取陈某110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陈某1的证言,证实2011年县政府要征用闽发机砖厂的厂房用地,当时潘某负责砖厂厂房的土地丈量,为了砖厂选址的事2011年下半年一天约潘某到鑫潮酒店吃饭,潘某说可以在原厂址往后靠就近选址,具体的事情由他帮忙操作,为了尽快确定下来,自己在饭后送给潘某1万元,砖厂现在的厂房用地是自己去联系的,潘某当时承诺帮忙的事没办成。

  2、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0年,县政府安排我局负责潘寨工业园区征拆工作,我局规划闽发机砖厂搬迁至园区的坡上,报县政府获批后,县国土局也规划了砖厂搬迁至潘寨小学后面,陈某1最初决定按照县政府的方案执行,但后来因为要引进其他项目,县政府批准的地不允许建厂了,因此陈某1找到我要我帮忙与国土局协调迁至国土局之前规划的场地,但这块场地已经有人办了养鸡场,通过我与国土局的协调,在搬迁过程中陈某1得多少补些钱给养鸡场,于是陈某1为了感谢我,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陈某1到我办公室,送给我现金l万元。这钱没有退还,用于家庭开支了。

  (四)、2012年6月,锦屏县寰宇木业有限公司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申报“木材边角废料深加工项目”获得2013年国家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800000元,获得项目资金后一天,该公司法人龙某2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提供的帮助,在其楼下送给其30000元。2013年、2014年春节期间,被告人潘某分别两次在其办公室收受龙某2以拜年名义送的2000元红包,以上贿赂款累计34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锦屏县寰宇木业公司木材边角废料深加工项目实施方案、关于下达2013年国家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计划的通知、记账凭证、支付凭证等书证,证实2012年6月,锦屏县寰宇木业有限公司向县工业信息化局申报“木材边角废料深加工项目”,2013年12月获得2013年国家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80万元。

  2、证人龙某2的证言,证实2013年自己成为锦屏县寰宇木业有限公司法人,自己是2012年因公司向州工信局申报节能降耗项目与潘某接触的。2013年下半年,公司得到项目资金80万元,得到钱后,为了感谢潘某在他家楼下送给他3万元。2013年、2014年春节分别到潘某办公室送给他2000元还是3000元红包,2015年9月一天到潘某家楼下送给他20斤茶油,2015年冬天潘某父亲过世时,在县殡仪馆送给潘某2000元。这些钱都是从公司账上支出的,送钱是为了感谢潘某在我们公司申报节能降耗技改项目给予的帮助。这钱至今未退还。

  3、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龙某2是锦屏县寰宇木业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服务的企业之一,与本人工作关系相互认识,龙某2经常到我单位办理相关业务后相互熟悉。2012年县工信局帮助锦屏县寰宇木业公司申报一个木材边角废料深加工项目,获得项目资金80万元。寰宇木公司获得项目资金后,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傍晚,龙某2在家附近送我5万元。从2013年至2015年期间,龙某2以春节拜年名义送给我3次钱,每次3000元,共计9000元。2016年1月我父亲去世,龙某2在殡仪馆送给我2000元钱。一是我在工作上为他们企业提供服务,平时也为龙某2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每年跟我拜年是想与我搞好关系;二是在项目申报过程中我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感谢我。钱存入银行后用于家庭开支。

  (五)、2012年至2016年春节期间,锦屏县锦源木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2先后5次以春节“拜年”的名义到潘某办公室送给被告人潘某13000元,其中2012年至2015年每年送2000元,2016年送5000元。2015年,锦屏县锦源木业有限公司通过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获得“工业企业流动贷款贴息项目”资金50万元。2015年9月的一天,陈某2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的帮助,在锦屏老码头船上吃饭时送给被告人潘某20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33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实自己是锦屏县锦源木业公司的法人,2012年至2016年春节期间,先后五次给潘某送钱,其中2012年至2015年每年送2000元,2016年春节后一天送5000元。2015年,锦源木业公司通过县工信局获得50万元贴息贷款项目,事后为感谢潘某送给其2万元(我和公司人一起约潘某到三江镇老码头船上吃饭,在吃饭过程中我叫公司出纳刘洋将2万元现金放进潘某的手提包里)。共计33000元。送钱的原因是我们在锦屏做生意很多工作需要他们协调,他们确实提供了一些帮助,例如一些项目申报信息,所以利用春节和在获得项目资金后送钱只是表达一个感谢。

  2、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陈某2是锦屏县锦源木业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服务的企业之一,与本人工作关系相互认识。从2012年至2016年期间,陈某2以春节拜年的名义送给我钱,共有5次,共计l3000元。第一次是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陈某2到我办公室来拜年,送了我2000元;第二次是2014年春节前一天,陈某2到我办公室送了2000元;第三次是陈某2所在的锦源木业公司获得纳税奖励5万元,在获得奖励后的一天,陈某2到我办公室送给我5000元;第四次2015年春节前的一天,陈某2到我办公室送我2000元;第五次是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陈某2到我办公室送我2000元钱。以上共计13000元。2014年下半年,陈某2的公司到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得到50万元的贴息贷款项目,陈某2为了表示感谢,在2015年的9月份一天,在锦屏老码头的船上饭店一起吃饭的时候,陈某2就将钱放在我的挎包里,我吃完饭后,陈某2打电话给我讲刚才吃饭时候他将2万元钱放在我挎包里了。送钱给我是因为我在平时工作中也为陈某2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二是在贴息项目上我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他为了感谢我才给我送钱的。钱我没有退还。

  (六)、2013年11月,锦屏县鸿辉木业有限公司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申报“节能减排投资项目”资金300000元。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刘某4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的帮助,在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10000元。2015年3月,锦屏县鸿辉木业有限公司获得“木材精深加工综合利用技改项目”资金500000元。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刘某4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项目申报过程中的帮助,在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10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20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关于下达2014年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计划(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发展项目)的通知,证实贵州鸿辉木业技术有限公司木材精深加工综合利用技改项目获得2014年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30万元。

  2、证人刘某4的证言,证实锦屏县锦源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份,自己有60%的股份,2011年筹备公司建厂时认识的潘某,基本上都是和潘某一起吃饭什么的。2014年通过县工信局上报材料我们公司获得2014年贷款贴息补助30万元。2014年通过发改局协调得了2015年50万元技改项目补助,得了这两笔钱后为了感谢潘某在上报材料上对我的帮助,2014年春节前几天,我到潘某办公室送给他l万元和两条“中南海”香烟,2014年中秋前后我到潘某办公室送给他两条“福贵”香烟,2015年中秋节一天我到潘某办公室送给他两条“福贵”香烟,2015年春节一天送给潘某1万元和两条“福贵”香烟,送钱和烟为了感谢潘某在项目上提供帮助,共计2万元。

  3、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刘某4是贵州鸿辉木业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服务的企业之一,与本人工作关系相互认识。2012年至2016年期间,刘某4先后6次送给我人民币,共5.8万元,有拜年送的,也有感谢我帮助企业获得项目资金感谢我送的。一是我平时在工作为刘某4的企业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每年跟我拜年是想与我搞好关系;二是在项目申报过程中我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送钱给我是为了感谢我。2013年贵州鸿辉木业有限公司到我局获得木材深加工综合利用技术改造项目贴息补贴30万元,我得在项目申报上提供一些帮助。2015年贵州鸿辉木业有限公司获得省发改技术项目改造补贴50万元,我得在项目申报上提供一些帮助。还有就是帮助鸿辉公司协调些关系和处理纠纷。这些钱都用于家庭开支,没有退还。

  (七)、2013年至2015年春节、中秋节期间,锦屏县大象木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宋某为感谢被告人潘某在工作中给予的帮助,先后6次到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12000元。2016年元宵节后的一天,宋某到潘某办公室送给潘某3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15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宋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至2016年期间,宋某以春节拜年、中秋节慰问的名义多次送钱给潘某,金额大概是l5000元或l7000元。

  2、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宋某是锦屏县大象木业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服务的企业之一,与本人工作关系相互认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宋某以春节拜年、中秋节慰问的名义送给我钱和物,共有6次,共计l5000元。他来锦屏办厂的时候,我得为大象木业公司的协调处理一些困难,比如工业用电、用水和纠纷协调等,他为了感谢我才利用节日给我送钱的。钱没有退还,用于个人和家庭开支了。

  (八)、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2015年12月4日对启蒙加油站下达责令整改,责令立即停止经营行为的通知书,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锦屏县启蒙加油站负责人严某为了使其无证经营的加油站能够继续经营,在被告人潘某的办公室送给潘某2000元。2016年3月2日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对启蒙加油站加油设备进行查封,2016年春节后的一天,严某再次到被告人潘某办公室送给其4000元,以上贿赂款累计60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查封通知书、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责令改正通知书,证实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2015年12月4日对启蒙加油站下达责令整改,责令立即停止经营行为的通知,2016年3月2日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对启蒙加油站加油设备进行了查封。

  2、证人严某的证言,证实自己经营锦屏县启蒙镇一家加油站,由于手续不全加油站2016年3月被锦屏县信息与工业化局查封了。2015年快过年我去潘某办公室送给他2000元,2016年正月一天我去潘某办公室送给潘某4000元,并对潘某说:潘局,你看这个加油站的手续也不是一天能补办下来的,能不能让我的加油站继续经营,边经营边补齐手续嘛,潘某说那可不行。我看潘某这样说也没说什么就走了。送钱给潘某,主要是跟潘某搞好关系,再说我经营的启蒙加油站现在还属于无证经营,看看潘某能不能帮点忙,让我能够继续经营下去。这钱潘某也没有退还。

  3、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严某是启蒙加油站负责人,与本人工作关系相互认识。2015年至2016年期间,严某送给我钱,共有2次,共计6000元。2015年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对启蒙加油站进行检查,发现启蒙加油站无证经营,被工信局责令停业整顿后,严某为了尽快恢复经营想要我帮助他,所以送我的钱。第二次是严某的加油站被停业整顿后第二天送给我的。

  (九)、2010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锦屏县华绿炭素有限公司法人崔某1为了自己企业在生产经营中得到被告人潘某的关照,先后3次在潘某办公室送其现金计11500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关于下达2012年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第一批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发展项目)的通知、支付凭证等书证,证实2012年锦屏县华绿炭素有限公司通过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申报木质物理活性炭生产技术,获得2012年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40万元。

  2、证人崔某1的证言,证实我是2010年到锦屏,刚开始在锦屏县创建贵州省锦屏县华绿炭素有限公司,我是法人代表,总经理。2011年我重新创建了贵州省锦屏县绿化木业有限公司,我也是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总经理。工信局也是我们的主管局,我们去锦屏县工信局开会的时候认识潘某的。我个人给潘某送了3次钱共计11500元,2010年、2011年、2013年快过年到潘某办公室拜年,分别送了500元、1000元和1万元。这钱潘某没有退还。

  3、被告人潘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崔某1锦屏县华绿炭素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服务的企业之一,与本人工作关系相互认识。第一次是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崔某1到我办公室来,说是给我拜年,送了我500元;第二次是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崔某1到我办公室送了l000元;第三次是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崔某1到我办公室送给我l0000元。2012年初,华绿炭素有限公司向我局申报华绿炭素木质物理活性炭生产项目。在2012年下半年,华绿炭素有限公司老总崔某1到我局申报木质物理活性炭生产项目,我得在项目申报上提供一些帮助以及企业在生产经营给予一些协调。

  同时查明,案发后,被告人潘某家属于2016年6月6日主动向县纪委廉政专户退回赃款20万元。

  上述事实还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案件移送单、立案决定书,证明2016年5月6日,锦屏县监察局将潘某涉嫌受贿罪线索移送锦屏县人民检察院,2016年6月16日,锦屏县人民检察院对潘某涉嫌受贿罪进行立案侦查。

  2、拘留证、逮捕证,证明被告人潘某涉嫌受贿罪经锦屏县人民检察院决定,2016年6月17日被锦屏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黔东南州人民检察院决定,同年7月1日被依法执行逮捕。

  3、人员基本信息表,证明被告人潘某出生于1964年9月30日,案发时已达到应负刑事责任年龄。

  4、锦屏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文件(锦人常任[2012]1号、锦人常任[2014]9号)、干部任免审批表,证明2012年2月2日,潘某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局长;2014年12月19日起任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局长。

  5、锦府办发[2012]27号文件、锦府办发[2015]32号文件、锦党发[2014]21文件,证明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局的主要职责及机构改革。

  6、关于潘某被采取“两规”措施的情况说明,证明潘某被县纪委立案调查后,被县纪委办案人员宣布采取“两规”措施进行组织调查程序的。

  7、业务回单,证明被告人潘某家属于2016年6月6日主动向县纪委廉政专户退回赃款20万元。

  以上所列全部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能够相互印证,并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潘某收受刘某1现金1万元是否按受贿犯罪认定的问题。庭审中,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均提出收受刘某11万元没有事前请托事项,也没有为其提供帮助,不应按受贿处理的辩护意见。经查,刘某1所在的企业并不完全符合优秀企业一等奖的评奖条件,是刘某1事先获得潘某的信息后,请潘某帮助整理材料上报,最终成功评奖。因此,潘某收受刘某110000元是在公司获得被告人潘某的帮助,甚至是在获得了有关的奖励后,基于感谢被告人潘某的帮助而给予潘某现金的,潘某利用了职务之便为其谋取了不法利益,依法应按受贿犯罪认定。故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潘某“保管”锦屏县老银红砖厂、锦屏县闽发机砖厂、锦屏县振兴砖厂索要项目验收费10万元的性质认定。庭审中,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均提出,潘某占有的10万元系“保管”的项目验收费,不应按受贿处理的辩护意见。经查,因上述三家砖厂在政府拆迁过程中已经得到政府补助60万元,所以县政府同意扣留锦屏县老银红砖厂、锦屏县闽发机砖厂、锦屏县振兴砖厂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共计60万元补给县财政,但在扣除60万元之后,潘某还安排副局长单某向上述三家企业索要验收费20万元,同时根据锦工信呈(2014)12号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文件,潘某也只是向政府提议提留10万元的项目工作经费(即验收费),结合该“验收费”收取后未入单位财务账而由潘某本人自行“保管”,保管期限达一年多时间直至案发才退缴,以及该项目经费仅有潘某、单某二人知晓,其他工作人员关不知道等相关证据,本院认定被告人潘某的行为以“保管”为名行“非法占有”之实,应当按受贿犯罪论。故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潘某收受陈某1现金1万元性质的认定。庭审中,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均提出,潘某收受陈某11万元没有事前请托事项,不存在选新厂址的事,不应按受贿处理的辩护意见。经查,陈某1送钱给被告人潘某是希望其帮忙砖厂选新址的事情,陈某1向被告人送钱,具有利用被告人潘某职务上的便利谋取利益的目的,被告人潘某明知陈某1向其送钱的意图和钱财的性质予以收受,具有权钱交易的性质,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至于被告人潘某为陈某1谋取利益是否正当、是否实现,不影响受贿的性质,故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潘某过年过节收受礼金性质的认定。庭审中,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均提出潘某在过年过节期间收受龙某2、陈某2、宋某、崔某1礼金,没有明显请托事项,也没有为他们谋取利益,不应按受贿处理的辩护意见。经查,龙某2、陈某2、宋某、崔某1都是被告人潘某的管理和服务对象,均系木材加工厂的业主,龙某2、陈某2、宋某、崔某1向潘某行贿上述钱款均是基于潘某是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局、锦屏县工业信息化和商务局局长的职务,希望潘某在工作中给予关照,并想和潘某搞好关系,在今后工作中得到帮助和便利,潘某收受上述钱款与其履职行为具有十分密切的关联,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故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潘某收受贾某2万、邓某2000元、蔡某2000元、向某4000元款项是否构成受贿罪的认定。庭审中,被告人潘某及其辩护人均提出,潘某收受贾某2万、邓某2000元、蔡某2000元、向某4000元款项均没有事前请托,也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其提供帮助,不构成受贿罪的意见。经查,被告人潘某帮助锦屏县蒲江水泥有限公司处理水泥质量纠纷,与其工作职责关联不大,事前该公司经理贾某与被告人潘某也没有请托好处的约定;邓某、蔡某送钱给被告人潘某,都是在事后(即定做窗帘和获得项目资金后),事前没有收受好处的约定,且在邓某定做窗帘不是被告人潘某安排的,蔡某公司获得补助资金也不是被告人潘某“帮忙”获得的;向某在送钱给潘某时没有具体的请托事项,根据现有证据也无法证明潘某向其提供了何种帮助,次数也仅为一次,金额较小,可不按受贿论处。公诉机关指控上述事实,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认定。故辩护人的上述辩解、辩护意见理由成立,应予采信。综上,本案的受贿金额扣除贾某送的2万元、邓某送的2000元、蔡某送的2000元、向某送的4000元,潘某的实际受贿数额以33.95万元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潘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索要和非法收受他人贿赂33.95万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具体受贿数额以本院核实的33.95万元为准,其余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关于被告人潘某提出的部分有罪供述系侦查机关采取非法方法收集,应予以排除的意见。经查,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均系侦查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取得,对潘某进行讯问时,不仅进行了同步录音录像,且在讯问结束后保障了被告人校对笔录的权利,现没有证据或者线索证明侦查机关存在非法取证行为,因此对该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潘某身为国家机关领导干部,长期多次收受多人贿赂,数额巨大,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鉴于被告人潘某归案后如实供述办案机关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构成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其家属代为退出大部分赃款,可酌定从轻处罚,同时被告人庭审中对部分犯罪事实自愿认罪,酌情可从轻处罚。综合考虑,本院决定对被告人潘某从轻处罚。依法收缴的20万元,系犯罪赃款,予以没收,尚未收缴部分,继续予以追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五条、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潘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止。)

  二、已退缴的受贿赃款二十万元,予以没收,由收缴机关锦屏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上缴国库,其余赃款十三万九千五百元继续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若有更多问题请联系优律师小编,找律师在线咨询请联系优律师网,推荐专业律师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相关法律知识推荐

陶某奎受贿罪泸州市江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梁某某受贿罪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段某某受贿罪韩城市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侯某义受贿罪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王某受贿罪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胡某平受贿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李某军犯受贿罪遂宁市安居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被告人王某辉受贿一案长春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

陈某强受贿罪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刑事判决书

孙某祝受贿罪庐江县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